昆明市私家侦探
13668739773
电话/微信:13668739773

我的理智成为他偏离家庭轨道的通行证

文章热度:24  发布时间 :2024-06-04 15:36:58

昆明卓越侦探调查公司昆明市私家侦探为你解答:

  林俐,一个纯粹的家庭主妇,丈夫吴海帆是海南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


  2001年8月,吴海帆与其当事人夏娟发生了婚外情,一个曾经温馨美满的家庭从此阴云密布。就在林俐数次努力也未挽回丈夫的心时,夏娟竟抛弃了吴海帆,回到了自己大款老公的怀抱。


  情妇走了,痴迷的吴海帆在舔尽伤口后对林俐说:还是你好,以后我会跟你好好过日子……林俐却郑重地回敬丈夫:我不是你感情垃圾的回收站。


  2002年3月22日,在海口一家茶楼,林俐向记者讲述她那段伤痕累累的婚姻时,痛心地说:“真不知道有多少与我一般的女人在忍受着这样的生活,这样的婚姻。我与她们唯一的区别是,我忍不下去了。我以亲身经历告诉那些和我一样处在围城中的女人:对于婚姻而言,仅有光鲜的外表是不够的。”


  不幸走近时,我还是一个幸福的女人


  1990年,我高中毕业后亲戚给我介绍了个男朋友叫吴海帆,是政法专业毕业的,比我大两岁。那时他刚参加工作两年,既没有名气,也没有经济基础。


  我和海帆在学历上是有差距的,一开始我就对他坦率地交代了这点,海帆说他不在乎,还夸我善良。他说:娶老婆还是要朴实、本分的好,学历、工作都不重要。海帆骨子里是很传统、很大男子主义的。


  1991年5月,我们幸福地步入了婚姻的红地毯。不久就有了儿子吴岳,从此我放弃工作,安分守己地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海帆每天除了接一些案子,大半时间都在学习,成为一名大律师是他的梦想。


  1993年,海南正处在房地产开发的鼎盛时期,日益繁荣的经济和随之出现的经济纠纷给有备而战的海帆带来了良机。从1993年7月到1995年初,海帆为几起重大经济纠纷案做代理律师,均打赢了官司,业务范围延伸至岛外,一时间声名鹊起。


  海帆没有在名誉面前自满,仍把所有的业余时间用在钻研业务上。我独自承担了所有的家务,虽辛苦但看到丈夫这么上进,我很庆幸自己嫁对了人。


  那段日子是我们婚姻生活中最幸福的日子。1995年,我们在海口市海景湾附近的贵族小区买下了价值100多万元的花园楼房。海帆说:结婚时,我只是一个穷小子,没有钱,你不嫌我穷,就冲这些我一定让你和孩子过上好日子。有海帆这句话,我知足了。


  除了海帆,婆婆还有两个儿子,他们相继成家。看到两位老人孤独地住在一间小房子里,我决定把公婆接过来一块住。我对海帆说了我的想法,他激动地一把将我抱住,说:“其实,我一直就想把父母接过来一起住,就怕你不同意。现在你提出来了,我感到很幸福。”海帆还说:有这么好的妻子,父母又在身边,他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公婆都是很善良的人,成全了我们的一片孝心。我和婆婆每天有说不完的话,海帆每每看到我和婆婆开心地聊天,便会露出大男孩才有的幸福表情。我们一家五口就这样幸福地生活着。


  然而我们看似美满的婚姻在不久之后被丈夫的当事人——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摧毁了。


  我们幸福的家庭在那个暴风雨之夜坍塌


  1997年末,随着房地产业跌入低谷,海帆的代理业务开始转向民事诉讼。他相继代理了几起离婚案,艰难的诉讼过程让他感慨万千,他说:在所有的离婚案中,几乎每个受伤的女人都有一本血泪史。


  以后,海帆常在茶余饭后讲述他的案子。2001年7月,一个周末的下午,海帆对我说起一个叫夏娟的女人,在对她极力夸赞之后,海帆说:这么漂亮的女人都舍得抛弃,这个男人真不懂得怜香惜玉。言语之中,海帆明显地流露出惋惜之情。


  原来不到25岁的夏娟是海帆接手的一桩离婚案的当事人。生在杭州的她,1995年跟做房地产的老公一块来海南,来海口前她住在三亚一栋豪华别墅里。夏娟想跟老公离婚的理由是他在外面养情妇。她还说她老公就在海口,她来海口就是要追踪丈夫的行踪。夏娟认为捉奸要捉双,有了证据,在离婚时才不吃亏。


  夏娟经常打电话给海帆,询问离婚事宜,因为海帆经常在我面前提到夏娟的名字,我自是不陌生。夏娟打电话过来赶上海帆不在家,偶尔也和我聊上一两句。她在电话里叫我林俐姐,挺亲切的。


  2001年7月31日的夜晚,天气异常闷热,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家里的电话在黑云压顶之际骤然响起,夏娟在电话里对我说:林俐姐,我住的小区停电了,闷得要死,我们出去喝茶好不好。电话里的夏娟一种楚楚可怜的声调。


  儿子上学要早睡,我对夏娟说:要不你来我这里吧!停电的确是很麻烦的事。不久,夏娟按响了门铃,我慌忙开门,我见到夏娟,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如此纯粹的江南美女,我的心竟有些紧张,不知所措地将夏娟迎进屋。


  坐下后,夏娟不停地说她的负心老公,说着就哭起来了,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哀怨。一个父母不在身边的女孩,遭老公抛弃怪可怜的,我把夏娟揽在怀里,安抚着。这时海帆回来了,在看到夏娟的一刻,他愣住了。虽然我很同情夏娟,但我还是敏感地发现:在四目相投的那一刹那,他们并不陌生!


  我跟丈夫说,夏娟来这里住一晚。海帆却特地从冰柜里取出一盒冰淇淋,夏娟斯文地一勺一勺吃着,那么优雅别致且风情万种。


  晚上,我和夏娟住一个房间,儿子吴岳跟爷爷奶奶睡,海帆睡儿子的房间。当我看见夏娟那薄如蝉翼的真丝睡袍下玲珑剔透的雪白身段时,即使我是女人,也惊讶于她的美。


  那天天气特别热,大概是冷气开得太大冻着孩子了,半夜婆婆叫我:儿子发烧了。我摸摸儿子的额头,真是滚烫滚烫的。都半夜2点了,海帆第二天要开庭,我只能独自带孩子去医院。


  儿子在医院输液时,我想拨通电话告诉家人一声,可是,电话刚拨通我就挂了,潜意识里,我希望这个夜晚是安静的,可是夏娟那雪白的绣着玫瑰花的睡袍,似纱帘在我眼前飘拂,挥之不去。儿子躺在病床上输液,我坐在床边心乱如麻。


  我带儿子输液回来,已是凌晨4点多了。儿子一定要跟我睡,我让他睡在我和夏娟中间,不经意间我看到了夏娟那件原本崭新的睡衣上有大面积细碎的褶皱。我顿时了无睡意,心中是万蚁穿心的刺痛,我紧握拳头为的是希望借此能够平息心中的痛,我安慰自己,冷静下来,别把事情往坏处想。


  第二天早晨,海帆起床后匆忙洗漱完就奔出了家门,甚至没有跟坐在客厅的夏娟打招呼。夏娟则笑嘻嘻地叫着林俐姐,婆婆的脸色很难看,直来直去地问夏娟:姑娘,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婆婆话里有话,夏娟匆忙告辞,就在她关门的一刹那,婆婆骂了一句:小妖精。婆婆脸色灰暗并躲闪着我的目光。我的心漂浮起来。尽管我一再告诉自己不要将事情往坏的方面想,但在收拾儿子的卧室时,我还是发现了一团胡乱团在一起的用过的卫生纸。


  我心里的防线彻底崩溃了,婆婆过来递给我一沓纸巾,责备我“引妖入室”。委屈、心痛、不平一并袭来,我扑在婆婆怀里失声痛哭……


  我的理智成为他偏离家庭轨道的通行证


  公公要给海帆打电话,我阻止了。10年的共同生活告诉我:吵闹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快到晚上了,我对公婆说:“海帆只是一念之差,他回来我们什么都别提,就当没事发生。”


  婆婆叹息着说:“我们吴家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娶了这么好的媳妇。”


  尽管在婆婆面前为海帆开脱,可我心里很明白海帆和夏娟如此轻易地就跨出这一步,说明他们是有默契的。这天海帆很晚才回家,说有重要材料要看,就一头钻进了书房。我躺在床上辗转不能入睡。


  凌晨3点,海帆还没有回房,我来到书房看见他在沙发上睡着了,满脸的疲惫,我找出一条毛巾被给他盖上。海帆并没有睡熟,他一把把我揽在怀里,说:“俐俐,我对不起你,是夏娟主动到我床上来的,她说她实在是太寂寞了……”


  我没有让海帆说下去,也许我宁愿相信海帆说的都是真的。尽管有一些不谐之音,但生活总算恢复了正常,家里又有了笑声,只是夏娟的电话依然经常打来。


  我对海帆说:“能不能把钱退给她,我们不给她做代理人了。”


  海帆想了想说:“不妥,但是可以在进度上加速。怎么加速,谁知道她几时才能找到老公啊!”


  海帆在这件事上的暧昧态度是我始料不及的,我突然意识到这件事也许并不是我想像的那么简单。


  公婆很反感夏娟打电话来,也很不喜欢海帆继续给她代理案子,每当海帆回来晚或夏娟打电话,公婆就发无明火。海帆问我是不是我在父母面前闹,让公婆给他施加压力,我百口莫辩。


  以后的日子,为了不让海帆反感,我只好做公婆的工作,我对婆婆说:“我相信海帆,他不会犯同样的错误。”然而我的行为从某种角度上讲,为他的早出晚归开了绿灯。


  看到丈夫衣服上不经意擦到的口红,闻到他身上挥之不去的香水味,我不能视若无睹。我不止一次问海帆,他却死活不承认,说是不经意间蹭到的。海帆睁眼撒谎,还发毒誓绝不会再做半点对不起我的事。


  看到海帆那副受委屈的样子,我想我该相信他。可是,海帆分明在撒谎啊!我的心一阵阵隐隐作痛,那段时间我的体重急剧下降,有时会出现莫名的恐慌。我问自己为什么要自欺欺人,我给自己一个答案:我怕失去海帆。我告诉自己,要以柔克刚,把海帆的心拉回来。


  我对海帆更好了,我开始注重打扮,我穿上鲜艳的睡衣。有一天,海帆好像兴致很好,主动亲近我。他似乎竭尽了全力,但仍然显得力不从心。我感到海帆对我已经没有了激情,他在应酬我。


  夫妻之间性生活是最敏感的,在这方面有一点的风吹草动都会把爱的浓度准确地传递给对方,因为我们毕竟曾经那么和谐,那么愉快。我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


  更让我不能接受的是,海帆竟偷偷地吃“春药”。可我们的夫妻生活越来越少,直到最后完全没有。我想找海帆谈谈,女友却搬出一套大道理劝我:现在的男人凡是有点钱的,哪个不花心啊!他不肯承认他有情人,就是给你面子了,你还真指望他悬崖勒马。难道这是真理吗?难道真的没救了吗?


  拒绝“软”伤害,我草拟了一份离婚协议书


  2001年的12月12日,是我的生日,我偷偷对自己说:给自己一次机会,也给海帆一个机会。我没有告诉大家我要过生日,但几乎请了海帆家里在海口的所有亲戚。海帆是知道我过生日的。因为从前我的生日他从来就没有忘记过。


  那天,海帆迟了很久才赶到酒店,我以为他会给我准备一份生日礼物,然后我自豪地告诉大家,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让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知道,海帆爱我。可是,我失望了,我非常地失望!


  回到家里,海帆神秘地对我说:我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今天我到性保健品商店买的。我的几个朋友因工作忙,无暇顾及娇妻,心里很歉疚,所以就会送这种特别的礼物。


  我看着海帆送我的“特别礼物”,愤怒极了:难道他就是这样在打发我吗?我冷冷地接过“礼物”,用力将它甩进垃圾桶。海帆面无表情地闭上眼睛,我知道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


  我拟了一份离婚协议,然后跟海帆摊牌。我问海帆:你还爱我吗?你还爱这个家吗?我的问题并没有令海帆难堪,他套用成龙的一句话说他不过是犯了天下每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海帆承认,他喜欢夏娟,但他认为我才是他妻子的最佳人选。


  他还说,夏娟根本就没有让他代理离婚案,而是让他帮忙抓到她老公寻花问柳的把柄。


  看到眼前这个男人那副完全无所谓的样子,我愤怒了:“你不但背叛了我,背叛了这个家,同时也背叛了律师的职业道德。你已经不是一个律师,而是一个帮凶。”


  我的责问激怒了吴海帆,他吼了起来:“你凭什么这样跟我说话,你以为你是谁呀?没有我,你能有今天的生活吗?你不要以为你为我生了儿子就了不起了,夏娟也怀过我的孩子,她还不是无怨无悔地打掉了。她不要你的房子你的名分,你还跟她争什么,难道我对她好不应该吗?”


  我终于明白:对吴海帆而言,他既不会舍弃夏娟,也不会放弃我,他需要一个像夏娟那样美丽的情人,也需要一个像我这样贤惠的妻子,他认为这样他的人生才会完美。本来我还想找夏娟求证,看来现在不必了。我把拟好的离婚协议书递给海帆,让他签字,我告诉他除了孩子我放弃一切财产。


  但吴海帆看都没看就把协议撕了,然后他冷静地、没有感情色彩地说:“我不会让你走,你也不会离开这个家,我需要你这样的妻子,你也需要我这样的丈夫,因为你没有事业,没有美貌,没有了一切。”


  我愣住了,原来吴海帆明目张胆地“玩”情人是因为我没有了他所说的一切,是因为我必须依靠他来生活。


  曾几何时,我的贤惠,我的美德,我为他而放弃的事业,我为他而消逝的容颜,都成为了他可以肆意伤害我的理由。我大声地告诉他:“就算我没有了一切,我还有自尊。”


  向情场“败北”的丈夫说“不”


  就在海帆不肯在离婚协议上签字,而我又不能放弃儿子的时候,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了-夏娟不辞而别。


  2002年的情人节,海帆将自已打扮得英俊得体出了门。我知道他是跟夏娟约会,但这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就在晚上我思考着该如何让海帆答应我离婚的要求时,海帆气冲冲地跑回家了。他用力将我扯进卧室,愤怒地问我:“你是不是去找夏娟了?夏娟不见了,她一定是离开海口了。”看到海帆如此冲动,我反而没了感觉。


  我直视海帆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对他说:“我没有去找你的夏娟,我想假若你们之间是认真的,她该告诉你她的去向,也许她现在不方便对你讲,以后她会告诉你的。你不用太急,别急坏了身体。”我挣脱了海帆的手,我已经不屑于他痛苦的表情,因为他的痛苦与我无关。


  正如我所言,就在海帆因失去夏娟而每天借酒浇愁时,夏娟的信来了。她的来信我是在丈夫的文件夹里看到的,大致有三点:她不想破坏别人的家庭;她已经和老公重修旧好;还有她过惯了奢华的生活。言外之意,海帆的经济实力是无法与她老公相抗衡的。


  海帆像一只斗败的狮子,躲在角落里喘着粗气疗伤。自从我要海帆在离婚协议上签字那天起,我们就已经分居了,我和儿子睡在一起。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一个月,一天海帆来到卧室,躺在熟睡的儿子和我之间,说:俐俐,我们能重新开始吗?他把头深深地埋在我的怀里,像个孩子一般,哭了。


  我形容不出此刻心中的感觉,心疼、心酸、心冷。我像抚摩孩子一般抚摩着海帆那凌乱的头发,我知道,海帆此时需要我,可是,我不想也不能接纳他,因为我的心不是他情感垃圾的回收站。


  我们一直处于分居状态,还未正式离婚。也许时间会冲淡一切,但我想海帆应该汲取这次教训,从而改变他自以为是的生活态度。


  同时,我也在反省:在婚姻过程中,我除了所谓的贤惠还有什么?当贤惠只是为了固守家庭,享受别的女人需要经历风霜雨雪才能获得的一切时,那么贤惠就失去了语言文字所赋予它的高雅内涵,当贤惠变成一种廉价的依附和索取时,婚姻本身能够承受得起这样的剥蚀吗?


  我知道我和海帆的婚姻将有两个结局,言归于好或分道扬镳。但是,教训是深刻的,无论生活给我怎样的答案,我都会改变现有的生存状态,找到那把属于自己的打开幸福之门的金钥匙。


昆明卓越侦探调查公司-昆明市私家侦探解答完毕